貴州的親人們——貴州省晴隆銻礦整裝勘查區物探激電測量項目工作心得

來源:二六三大隊撰稿人:朱賀發布時間:2019-08-26[關閉][打印]

即將離開這個地方,心中有萬番感慨和不舍,在這幾個月里,在貴州晴隆縣龍吟鎮朝陽村中,這些熱情淳樸的人們,給我帶來了親人般的溫暖。63歲的老張,42歲的老陳和24歲的我,我們三代人一起開心地聊天喝酒吹牛,夾雜著貴州方言的普通話聽起來是如此親切。一些土話雖聽不怎么懂,但是從語氣和神情上能感覺出那樸實與真誠。交流不單單是靠言語,重要的是心。

回想起我們那天一起勘查翻過的5個大懸崖,我就把它戲稱為五指峰了。第一關是沿著半山腰的山壁前行,我緊貼著巖壁,順著老張砍出來的僅容一個身位的小道慢慢向前挪著。在這山壁上完全不敢往山下看去,害怕看過之后就會失去繼續前進的勇氣。突然我腳一踩空,下意識手抓緊巖壁,身子使勁往山壁上貼,才保持住平衡。驚魂未定,小心的往回退了幾步,才發現原來是個小斷崖被草蓋住。

第一關有驚無險的闖過了,第二關是要翻過七八十度的百米高峰,只有繞著山順著山勢一股做氣的爬了上去,雖然沒有刺林,也把老陳、老張和我累了個夠嗆,穿著的衣服是濕了又干,干了又濕,在半山腰相對平緩的地方歇息,回頭看看剛經過的地方,被山風一吹,不由的打了個哆嗦。山背面就像是被斧子劈開的一樣,直溜溜往下,山上裸露的巖石,巖石中倒懸的樹木,就像蜀道難中描述的枯松倒掛倚絕壁。這景色我們沒有時間欣賞,任務還很艱巨,還得繼續前行。下了這座山崖,在去另一個山崖的途中,全是荊棘刺林,老張一不留神,臉上被刺刮出了半個臉頰長的血口,鮮血頓時涌上整個臉頰,用袖子一擦更是嚇人。

雖然前幾關過了,看著老張被刺刮傷的臉頰,我生怕又發生什么意外,越害怕事情反而越要降臨在你的頭上。在下第四個懸崖的路上,老張走在前面,我順著他下山的路,踩在一塊大石頭上,手抓住邊上的小樹準備下山,剛下去半個身子,土突然松動,大石頭直接壓在了我的左邊大腿上。下面就是老張,石頭有臉盤這么大,萬一落下去砸中老張后果真是不堪設想。我用一只手抓住小樹,另一只手托住石頭,大喊老張讓開老張讓開,當時我嚇得都要哭起來了。老張發現情況不對勁,馬上從側面繞了過來,我才敢移動腿把石頭翻下去。就這樣看著這個大石頭翻滾下山崖直至消失不見,后背發出一陣陣冷汗,心里后怕不已。可是讓我感動的是老張居然沒有提他遇到的危險,一直給我揉腿說,嚇到我了,害怕把你的腿壓壞了。這感動的我不知道用言語去怎么表達,氣溫只有3、4度,雖然大冬天我穿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濕透,但我心中一陣暖流經過,驅除了身上的寒冷。我從他身上體會到了親人間發至內心的關懷,我也用開玩笑的語氣告訴他:哎,沒事,這石頭不過壓到了下肉,小問題,放心。我肉比較厚,一會就好了。老張見我還好,也放心的笑了。

幾個月的同甘共苦,互相關照讓我們之間結下了深厚的情誼。在懸崖上你拉我,我拉你的互助;在空虛寂寞冷的嚴冬中,點起篝火,唱起歡樂的山歌,驅除寒冷;下班后在你們家中火爐上,吃著熱氣騰騰的火鍋、喝著香醇的米酒;聽著你熱心介紹村里漂亮姑娘給我們認識……和你們的每一個日子都是那么的簡單平常,卻讓我幸福回味,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。

悄悄是別離的笙簫,也許是分別是如此的突然。都說“何以解憂,唯有杜康”,自家釀的美酒帶不走那些眷戀。酒醒時已經夜深人靜,淡淡的離愁仍然充滿胸臆……

再見,老張、老陳,還有貴州的親人們

貴州項目工作照   朱賀 提供

貴州項目工作照   朱賀 提供

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号